设为幸运飞艇 | 加入收藏
1737243404.jpg
“路人甲”汤瑜
文章来源: 2019-07-31
本刊记者 墨影 武筱婷

对于泉州圆纬机行业的老板们来说,汤瑜把自己定义为一个“外来者”,他可以更为冷静地看待这个圈子;他把自己定义为一个“学生”,他尊重这些同行,是他们把行业做得欣欣向荣,世界独大。



汤瑜不希望自己是一个有标签的人,他做到了。聊了几个小时,记者依旧没想到哪类人设更符合他,他给了我们太多出乎意料。

住在精镁厂里,每天早上七点左右到办公室,八点车间转转,然后回到办公室安排一天的工作,晚上七八点左右离开办公室回宿舍睡觉。这是汤瑜相对固定的工作轨迹。

“这样的生活多单调啊!”

“不不,我是一个很小资的人。”汤瑜的回答让记者有些猝不及防。“在公司,我是企业的掌舵人,必须揽起企业这堆事情,让‘船’正常行驶。可出了企业的大门我就是‘路人甲’。”通常在周末,汤瑜会给自己放上一天或者半天假,享受独处或天伦之乐,出去吃一顿喜欢的饭,或者去厦门的海边散散步。

路人甲汤瑜一点也不宅,他乐于尝试新鲜事物,50多岁的他会去跳伞、潜水,还计划去一直向往的南极旅游;路人甲汤瑜还很“潮”,滴滴、摩拜一出现他就使用,还早早玩上了智能音响。


他如此游刃有余地平衡在工作和生活中间,着实让人羡慕。

他说,“不同的阅历会让人有不同的成长,我希望自己立体、丰满地享受工作与生活。”


在针织机械圈随遇而安

“多面”汤瑜会生活、爱工作,每件事都会投入去做。

汤瑜最近在循环一首歌,是秋裤大叔的《一晃就老了》。聊天时,他也唤醒“小爱”(智能音箱)一直播放着。“我觉得说得好像就是我们这代人的故事。”汤瑜说。

而汤瑜的故事,则被命运或是际遇圈定在了针织机械这个圈子里。

“行业中很多优秀的人才都在发展过程中流失了,我就像‘熊猫’一样的存在。”聊到自己的履历,汤瑜自我调侃道,“可能我这个人能力有限,做其他的行业我不懂、不敢,也玩不来。就在针织机械这个他熟悉、敢玩的领域,他一做就是一辈子。

汤瑜是针织机械行业的“老革命”,1983年从学校毕业,他就被分配到了上海针织机械一厂的技术岗。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上海产业转移的苗头已经出现,汤瑜也在那时走出了国有企业的舒适区,凭借自己多年积累的技术优势,成为了香港中大集团的一名销售,做得风生水起。2003年,在圣东尼开始筹备中国公司的机会中,汤瑜基于中大集团与圣东尼的多年合作,开始担任圣东尼中国公司的运营总监。再到2010年,圣东尼收购精镁机械,他又在2013年初受命来担任泉州精镁机械有限公司总经理。

“当时来到精镁是什么巧合么?”记者问。

“可能是因为我随从性比较强吧!”很明显汤瑜说的这不是最主要的理由,圣东尼在中国开业后汤瑜就一直担任运营总监,专业背景过硬,当年圣东尼收购精镁,他自然是最佳人选。

“从魔都到泉州可有心理落差?”

“当时在这个位置上,有太多事情要做,忙完我就只想睡觉了,顾不上什么心理落差。”

“那刚接手精镁是否困难重重想放弃?”

“再难都要硬着头皮扛起来,也真的从未想过打退堂鼓。”既来之,则安之。初来乍到的种种困难,对于今天的汤瑜而言,记忆可能早已有些模糊,记者却从旁人口中得以管窥他当时的压力:精镁是在做得最好的时候被收购,“新人”接手不管是企业内部还是供应商、客户都存在一定质疑,都在等着看汤瑜到底是否有“两把刷子”。显然,汤瑜能随遇而安,也肯扎实做事,还做得不错。


“精镁接力,我这一棒不贪大!”

其实,2018年精镁机械的业绩增长在外人看来是极为可观的,可汤瑜一直保持着一份谨慎谦虚的心态,不愿意过多去谈成绩,但他并不否认精镁的成长。“客观来讲,现在比我们优秀的企业,销量没有我们大;销量比我们大的企业,质量没有我们做得好。”在汤瑜看来,精镁机械现在正处在学习、成长、上升、发展的阶段,关键在于把握好自己,扎实产品技术与质量,在市场好的时候分一杯羹,市场不好的时候也能争取到小丰收。


“2018年的成绩之所以比较理想,首先是因为大环境乐观,精镁抓住了这部分量大面广的产品,另外则是因为我们服务了一些定制、小众的客户。”汤瑜说。

“这其中就有行业里流传的那个比喻,有些业务喝汤,有些业务吃肉,对么?”记者问。

“其实这些‘肉’也在变化。”汤瑜解释说,市场上永远会有一批尖端客户,这些客户的要求也是常变常新的,他们的“口味”也在发生着变化,由不得精镁放松。同时,也更审慎地评估自身发展潜力。

2010年,圣东尼收购精镁机械100%股份。“正是这样的企业性质,决定了精镁的管理模式。”汤瑜告诉记者,“在圣东尼总公司的支持下,精镁在技术研发等方面都是有章可循的,所以我们有更多精力可以花在非一线生产上。”精镁机械采用团队模式承接管理,调动的是每个员工的积极性和主动性,而非一人独大。“这样我们每个人的目光是接力式的,也能够集思广益。”这也是精镁机械发展的优势所在。

“虚胖没有意思!精镁在我这一棒的时候,我不能保证做得多大,但是我希望能够为后面快速发展打下基础。”这时,汤瑜谨慎的心态再次得到充分表现,他认为当前精镁的发展应该求稳不求快,首先要强,再求大。

在这样的发展思路下,筛选客户也就成了精镁机械销售人员的必修课。汤瑜告诉记者,企业身处这样的环境当中,作为掌门人,特别需要沉得下来的心态,严把收款,不贪多,才能收获高质量的大客户。据了解,一般情况,现在精镁机械的销售员拿到的都是在公司报价系统上的报价,可以有效保证价格和付款,首付一般客户可达70%。


“圆纬机行业要更具成长性!”

“我们可以粗略地给圆纬机行业算一笔账,如果现在一年圆机的销量在2万台,一台十万元人民币,那这就是一个20亿的市场。可能这20亿在别的行业中微不足道,所以也没有吸引到更多有力量、有前瞻性眼光的企业关注。那就更需要我们依靠自身来发展、突破!”汤瑜说,这恰恰是最难的。

对于圆纬机行业当前的发展,汤瑜有着自己的思考。


汤瑜认为,每家企业的当家人都需要积极寻找新的契机,着力规划,让品牌更具可成长性。

“现在的企业在做横向或者纵向比较的时候,更多关注的是销量的多少,而非新的管理模式、新加工设备、新技术的投入,这就使得我们行业的发展后劲儿很弱。”汤瑜认为,每家企业的当家人都需要积极寻找新的契机,着力规划,让品牌更具可成长性。

“这也是企业留住关键人才的关键。如果一个技术人才认为企业没有发展的空间,而去自己当老板,‘占山为王’,则是把力量从强势的地方剥离出来,相当于在分散行业前行的资源与力量。”汤瑜说到的这种现象,在各个行业都很多。可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更多需要的是“串联”的力量,而非“并联”,未必每个人都要做老板,最强大的配置应该是将每个人的能量放在对的位置上。


汤瑜表示,现在中国圆纬机行业在世界上都没有对手,占有绝对优势,如何让这个行业取得更大的突破,需要行业企业集体意识的觉醒,也需要行业领头羊企业的前瞻性思维。如今,值得庆幸的是已经出现了圣东尼、卜硕等渴望变化的企业在进行业内资源整合,更有了中国纺织机械协会圆纬机行业分会的组织力量。

作为中国纺机协会圆纬机行业分会的第二届执行会长,汤瑜十分庆幸自己是在上一任执行会长黄立震的基础上延续工作。“在黄总任职期间,圆纬机行业从一盘散沙的状态逐渐有了组织,各项活动欣欣向荣,而我这个‘行业新兵’也有了为大家做实事的切入点。”汤瑜希望从企业自身最迫切的需要引申出能够引起行业共鸣的点,“比如,我们今年依旧要进行的欧洲考察,就是希望利用这些国外先进的加工与管理思维来启发我们的同行,引导我们这个传统行业迈向更高端的制造水准。”

汤瑜希望能够在这一年的任职期间通过实实在在惠及企业的活动来提高分会的含金量,让会员单位充分感受到这个组织的价值与品牌影响力。

在针织机械行业三十余载,作为行业的“老人”,他渴望看到一个有朝气的行业,作为被收购后的精镁第一“接棒人”,他期待看到一个更具生命力的精镁。

据汤瑜透露,今年底,精镁机械将搬迁至洛江,新工厂占地近3万平方米,投资近一个亿。如此大手笔,在一片竞争红海的当下着实罕见。“我们这次搬迁并非简单的小厂换大厂,而是从企业长远规划考虑,搬迁后不管是企业管理还是产品质量都会有一定程度的提升。”汤瑜很乐意看到企业这样“质”的成长,“即使在我功成身退以后,精镁还是可以很好地发展下去,这就是我极大的成就了。”

那时候的汤瑜,可能正在上海的街头尝试什么新鲜事物,可能正在南极旅游,也可能正在家里的厨房研究什么新的菜品,可能⋯⋯

算了,他太丰富了,太有可能超出我们臆想的任何可能。 

快问快答

《纺织机械》:您认为自己的长处是什么?

汤瑜如果一定要说,那应该是我可以在当下的环境中把事情做好,有时候选择不了环境,但我可以努力适应环境。

《纺织机械》:您有哪些困惑?

汤瑜:时间过的太快,觉得知识不够,支撑不够,要自我学习。

《纺织机械》:您给自己的管理水平打几分?

汤瑜:不打分,打高了是骄傲自满,打低了是否定自己。

《纺织机械》:人生下一个阶段有哪些打算?

汤瑜:退休以后,享受生活,不单是旅游,要找到自己的定位。

《纺织机械》:最开心的事情?

汤瑜:这两年年底看报表的时候。

《纺织机械》:最害怕的事情是什么?

汤瑜:最害怕的是变老。

《纺织机械》:您崇尚的理念?

汤瑜:敞开的心态,拿来主义,有好的就吸收,哪个阶段更适合我的企业发展就学习。

《纺织机械》:您希望留给别人什么印象?

汤瑜:精神饱满的路人甲。充满正能量,阳光的小老头。                           

这个行业要取得更大突破,需要企业集体意识的觉醒。

记者手记


下山虎威

汤瑜的办公室里挂着一张下山虎,让记者颇为意外,他这么柔和的人很难让人联想到虎,还是下山觅食的饿虎。细问方得知,他属虎,画为友人所赠,挂在办公室大概是想提醒自己,要时时刻刻,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管理不易,当横向或者纵向分析财务数据,或者解决意外情况、小众化事件时,就需要考验领头羊的能力。“犹如学自行车,刚开始学的时候只能看眼前的几米,骑得也很辛苦,当真正学会了以后,看得距离自然就远了,甚至可以左顾右盼。”大数据时代,需要我们不断学习、拓展思路,不能把思路定在眼前。

站得高,才能看得远,汤瑜会把自己的格局做大,眼光放远,直面困难。

这于汤瑜,于精镁机械都是一场需要全力以赴的征程。(墨影)

 

 
《纺织服装周刊》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纺织服装周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纺织服装周刊,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纺织服装周刊”。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5872143
 
相关文章
更多资讯
红棉时尚与生俱来.jpg 2015常熟海报(终)_副本.jpg 男装设计中心.jpg 西柳中国商贸城.jpg 江苏服装源产地龙头市场.jpg 常熟天虹服装城.jpg
组织架构 | 版权声明 | 订阅中心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关于我们 |
京ICP备11016217号-19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200 版权所有 《纺织服装周刊》杂志社 技术支持 中国纺织经济信息网